心灵的伤 身体会记住 读书会前分享李政洋身心诊所

233浏览 分类:问题展示 2020-05-22



"医生,我记得上次你邀请我记录,生活中有没有什幺事物、情境,会触发我一些负面的情绪和冲动。我发现不用任何触发的事物,光是我自己本身的存在,就会让我感觉到不安。"心理创伤患者的脑部,关于引发战或逃(fight or flight) 反应,可能会异常活化,不需要任何外界事物影响,就已经会感觉到不安、无法专注。以下分享阅读的心得与临床所见。

第一个步骤:稳定
处理过度唤起-学会平静的呼吸
学会平静的呼吸,维持相对的身体放鬆状态。透过几次的深呼吸,可以让交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回复相对平衡。听高医大心理系林宜美教授,专精于生理回馈,在忧郁症防治协会年会分享。只要让吸和吐气加起来约10秒钟,就可以让自律神经趋向平衡。建议每天练习10分钟,我有时候也会在诊间,与诊友一起练习一下呼吸。
人际关係是宝贵的资源范德寇医生常询问病患,能否想到成长过程中跟谁在一起会让他们感到安全。与这些曾关心他们的人的记忆,有时就是重新跟人建立关係的种子。在治疗中,我们可能会邀请患者,想看看,过去有谁会保护他们,有谁让他们感到被关心、被照顾,或是谁可能提供一些很有智慧的见解。这些都可能是我们宝贵的内在资源,让我们能够充满能量,再次来面对、来照顾自己的创伤。
採取行动-学习以安全的方式进入创伤"我不需要建立什幺资源,那些对我都没有什幺用,我只想要快点进入创伤,赶快处理。"有的患者,对于创伤对自己的影响,可能有自己的想法。有时候跳过这些内在资源的建立,或是没有考量到已经超过自己的容纳之窗,有可能会再被创伤的感觉和情绪淹没。在接受督导的过程,老师不断提醒我们,创伤越多的人,要多建立内在的资源,等够稳固了,在考量处理创伤。范德寇医生提到彼得。列文提出的,温柔的来回体验内在感觉和创伤记忆,和EMDR治疗师JimKnipe所提出,持续植入此时此刻的定向感和安全感(Constant installation of present orientation andsafety, CIPOS) 的方法,利用一些问题,让患者可以稳稳的安在治疗室中,或是利用传接抱枕、面纸,让患者的注意力,可以集中在当下被抛接的物品上面,都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第二个步骤:创伤处理
"医生,我不是那种可以轻易说服的人,你不用想要说服我"过去在医院受训练,看到老师以纯熟的认知行为技巧,挑战患者的负面认知。一方面我觉得我不是很喜欢/习惯挑战别人的想法,另外一方面在创伤中的患者,范德寇医生建议将这些想法当做是认知的情境再现(cognitiveflashbacks)。以眼动减敏与历程更新疗法(EMDR)做治疗时,就会评估这个部份,通常随创伤随伴随的痛苦情绪被消化后,可能就会出现对于创伤情境,有新的认知。这个部份就是EMDR,在深植阶段的工作。
把时间留给认识自己-双重觉知系统范德寇医生自己接受治疗时,体验到体会自己的感受,和讲述自己的故事,两者之间的不同。他引用神经科学里面,对于我们拥有的两种不同意识来做说明。若是讲述自己的故事时,会丧失跟自己此时此刻,根基于身体感觉的自我意识连结。
在眼动减敏与历程更新疗法训练中,老师强调,是非谈话式的治疗(non-talkingtherapy),在对记忆做减敏时,双侧刺激中间的停顿通常很短暂,只要确定有在持续进行,大部分的时间,都会保留给双侧刺激。我想就是要把治疗,留给我们有足够的时间,跟与身体感觉有关的意识系统来接触、沟通、和解。
整合创伤记忆范德寇医生提到催眠,在早期是广泛用来治疗创伤的方法。在催眠中可以引发相对平静的状态,来观察自己的创伤经验。最近参加蔡东杰医师的线上工作坊,关于催眠与解离,里面提到可能催眠本身,都多少与解离有关,有利用解离的特色来做治疗。在与解离经验比较频繁的患者工作,也会使用一些与催眠有关的指导语,来尝试让患者可以观察、接触到内在不同的部份。
在跟解离症患者工作时,整合也包含了询问所有的部分,是否同意来处理创伤记忆。有些部分不想参与治疗的部分,可以先邀请他们回到内在的安全地。将其余与该创伤有关部分聚集一起,同时来进行创伤的更新。
在看诊时,有时会与诊友分享这本书。有些诊友处于注意力无法集中,没法好好吸收书中的资讯。有的诊友,看到封面,认为书中可能有很多艰涩的资讯,没有把书打开来看看。刚好借明年预计要办读书会的机会,将书中所见,和临床所感做简短的心得分享。参考书籍:心灵的伤 身体会记住 创伤患者治疗医生感觉处理内在身体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